首页
作者介绍
学术动态
【人物】
【人体】
【花鸟】
活动掠影
在线留言
 最新公告 应佛教名寺成都宝光寺第二十五代方丈意寂大和尚之邀,创作四大菩萨和十六大阿罗汉。八月,宝光寺已开始准备挂画事宜,届时欢迎爱好者前去品鉴。
    信息公告
  ★在当代中国画坛,袁生中是极具影响与研究价值的一位画家。其笔墨语言从传统的疏淡飘逸、逸笔草草中抽离出形态美、黑白构成关系及可变性,又借鉴了西方艺术的造型、体量、结构等美感元素,展示为极具个性的艺术旨趣与审美追求,那种坦荡深沉、大气磅礴的艺术品味与艺术特色,在当代画坛尤为突出。冯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
  ★袁生中作品艺术特色:早年曾习西画,美院毕业后专攻国画,擅长人物画和花鸟画。巨幅作品《和阗玉》和一批裸体女神作品体现了作者中西文化兼容、并行、共生而相得益彰的审美理念和艺术思想。
    学术动态
《中国现当代中流砥柱画家作品集…
袁生中的艺术之旅
妙在能合 神在能离
中国当代书画名家迎2012法兰克福…
画家袁生中先生的独白
归真堂画语
单纯·和谐与不稳定
情有所钟 形无定象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无画处皆成妙境
    最近更新
中央电视台11频道纪录片
安徽电视台纪录片
宝光寺
宝光寺内4
宝光寺内3
宝光寺大殿内2
宝光寺大殿内1
《中国现当代中流砥柱画家作品集…
蒼茫雲霧间
四大菩萨之地藏王菩萨
四大菩萨之文殊菩萨
四大菩萨之普贤菩萨
四大菩萨之观音菩萨
十六罗汉之西序七座 摩诃劫宾那
十六罗汉之西序六座 宾头卢颇罗堕
十六罗汉之西序五座 罗睺罗
十六罗汉之西序四座 难陀
十六罗汉之西序三座 离婆多
十六罗汉之西序二座 摩诃迦旃延
十六罗汉之西序首座 摩诃目犍连
十六罗汉之东序八座 博拘罗
十六罗汉之东序七座 迦留陀夷
十六罗汉之东序六座 憍梵波提
十六罗汉之东序五座 阿难陀
十六罗汉之东序四座 周利槃陀伽
十六罗汉之东序三座 摩诃俱絺罗
十六罗汉之东序二座 摩诃迦叶
十六罗汉之东序首座 长老舍利弗
十六罗汉之西序八座 阿lou楼驮
袁生中的艺术之旅
妙在能合 神在能离
矿工刘清云
古道沧桑
满园春色
花季
巧妇弄炊
雪山蓓蕾
贡嘎山下春满园
盛装藏女
探友
    人气排行
雪莲花
芭蕉扇
洞庭龙女
白龙洞
宓妃得宝图
蓝宝瓶之一
和阗玉
女娲补天
巫山神女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单纯·和谐与不稳定
叶限汲水
无画处皆成妙境
《袁生中现代仕女画艺术》
迎风
袁生中作画
神汤舞女
白鳝仙子
女娲石
灵泉素女
归真堂画语
断桥
杨梅
演员当秋卓玛
高秋图
画家袁生中先生的独白
一树梅前一放翁
凌波仙子之二
《当代中国人物画坛10名家·袁生…
林间
搜索方式: 关键字:
画家袁生中先生的独白
作品名称:画家袁生中先生的独白
作品类型: 学术动态 创作年代: 是否为藏品:
作品尺寸: 是否卖出: 是否为展品:
【内容简介】
                                         画家袁生中先生的独白

                                               袁生中

    当今已是二十一世纪,虽然中华古国的历史源远流长,数千年龙文化博大深厚,但也无法抵挡世界潮流,文化难分本土,艺术尚无疆界,国家、民族、地域不再是无科学时代那样的概念,相互的感染、渗透、穿插、移植、嫁接,新的文化产生,使固有的传统美学框架无形中在崩塌,一个光怪陆离的花花世界已经展现在我们面前。 
    这一切对一个从乡下走进大城市的我来说,真有点儿昏昏然。摆在面前的门路太多太多,但我摸不准哪一条道能通往艺术殿堂之门,找不到哪一条路是走向成功之路,徘徊犹豫之后,拼着一股牛劲瞎碰乱撞,于是便有了今天的“作品”。 
    读到许多高手的画是那样的雅逸清凉,红尘看破,物我两忘,似不食人间烟火,有如神仙般超然尘世,真是羡慕极了,可我一提笔作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一片净土。这大概是生性所至吧!原本村野牧童,即便使出全身解数也免不了一个“俗”字,无奈之下,我这个“下里巴人”突然来了阿Q精神,干脆干起以俗就俗之事。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觉得一切都好看,什么都稀奇,自然也就少了许多的傲慢与偏见,别人以为俗不可耐的东西,我却当成“金镶玉”。凭着一点点西画功底,竟然也画人体画,并且硬要在生宣上画出质感来。 
    齐白石笔墨功夫令我五体投地,安格尔写实技巧使我神往倾倒,他们是东西两种文化的代表,也是两座让人仰望的高山,一座绚丽多采、具体翔实,一座云中雾里、虚幻飘渺。有一天,我忽然心血来潮,倘若将两座大山搬到一处,不是更美吗?那才叫形神兼备呢!还自嘲地说:“我站在两座高山上作画,不高也高”。虽然它们之间有多么的不协调,但我的心是坦荡的,笔是柔和的,排斥不如包容,于是便有了兼融、并存、共生的观念。这并非猎奇,更不是开历史之先河,仅仅顺着个人之兴趣罢了。 
    我常用“大俗则大雅”这句话来壮胆,借古典神话画现代人体,记得有一段题款我这样写道:“余笔下之神灵鬼怪,并无行云流水捉摸不定之象,乃平如凡人血肉之躯,余以为神仙人格化、生活化、世俗化方知民间疾苦,倘高高在上,尽享人间烟火,似作清高孤傲深不可测之状,贪官污吏横行却视而不见,百姓饱经天灾人祸而袖手旁观,如此神祗不可奉也,余以此法绘之,意在求其真善耳。”说白了,这只不过借题作画而已,倒是如画友们所说,人体是永恒的主题,是地球万物之灵的人自身价值的展现,是美之至美,是中国画中的冷门,是一块尚待开垦的处女地,何乐而不为呢?画画嘛,玩艺也,横竖无大碍。 
袁生中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04983号

川公网安备 51340102000039号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